设为首页|收藏本站

军委总部总部直属海军部队空军部队第二炮兵沈阳军区北京军区

兰州军区济南军区南京军区广州军区成都军区武警部队院校科研

标题 正文
您当前的位置:军报记者 > 沈阳军区 > 东北军事新闻  > 正文


“北极”军医自采草药专治冻伤

发布时间:2012-10-26 16:58    来源:解放军报    作者:《解放军报》记者 牛辉 特约记者 李帮宏

原标题:《一个“北极”军医的防冻伤脚印——记黑龙江省军区某边防团卫生队队长李军》

进入10月,漠河的气温已在零摄氏度上下打转儿,好在总是晴天,今年的第一场雪迟迟没落下来。

难得的好天气!记者在黑龙江省军区某边防团采访时,遇到好几拨来走访解难的人。团卫生队队长李军就是其中一个,只是他的慰问品看似有点“薄”:一本自己编著的《常见冻伤防治手册》、一个电子秤和10几袋中草药。然而,基层官兵却如获至宝,热情地把他拉进宿舍问这问那。“北极哨所”卫生员、下士马亮告诉记者,李队长每年在冬天落雪之前,都要把药材和药方送到每个连队和哨所。

“如果冻疮反复发作,皮肤开裂,最简单的治疗办法是把萝卜皮、山药皮削下来敷在患处……”每到一处哨所,李军都少不了类似的嘱咐。

“咱这儿是祖国的‘北极’,一年有8个月是冬天,最冷时零下50多摄氏度。”李军告诉记者:“20年前,我从合肥入伍来到这儿,耳鼻手脚常患冻疮,痛痒难耐。我那时特别想当一名军医,解决这个疾患。”后来,李军如愿考入大连医学高等专科学校,毕业时毅然放弃留在大连回到老部队,琢磨防治冻伤的办法。

“为了向驻地老中医刘大爷讨教偏方,我把招儿都想尽了!”提起当年吃闭门羹的事,李军没感到丢面子。刘老中医是驻地治疗冻伤的名医,有不少家传秘方,但从不外传。李军几次专程向他求教,却被他一口回绝,然而,李军不死心,他故意把自己的左手冻伤,到刘大爷家就诊。手痊愈后,李军借感谢之名,到刘大爷家串门。几盅酒下肚,李军动情地说:“大爷,我们团驻守在漠河几十年了,一茬茬战友都饱尝冻疮之苦,有的退伍回家还留下‘后遗症’,他们图个啥呀,不就是图个国泰民安吗……”一席话感动了刘老中医,他破例收下李军为徒,把家传医术倾囊相授。凭着一股为战友解忧的真诚劲儿,李军四处为官兵寻求药方。如今,37种民间药方已广为边防连队和哨所官兵使用。

有了药方还不够,基层还缺少药材。李军决定自己上山为战友们采药。周边的山上每年没有积雪的日子不过百余天,这段时间是多数人用来游玩的好日子,却是李军采药的专用时间。他的妻子王丽华说,结婚12年了,夫妻俩很少逛街,她却跟着丈夫认识了黄芪、金银花、木灵芝等40余种中草药。“北极哨所”所在连指导员姜楠告诉记者,现在哨所在李队长的指导下自己种植草药,20多种药材实现自给。

李军用药有条规矩:没验证过的偏方绝不给战友用。为此,以身试药成了他在闲暇时间的一项“活动”。一次,他将一种新采的草药捣成泥,涂在自己的手背上,没想到手上起了疹子。为观察是否只是短期副作用,他就持续用药,结果疹子开始向手臂和身上蔓延。怕家人担心,那段日子他一直吃住在卫生队里。

从医13年来,讨教偏方琢磨药方,翻山越岭采药制药,深入哨所送医送药,李军扎根在祖国“北极”,在防治冻伤的路上留下了一串清晰的脚印。有人粗略统计:他为官兵防治冻疮4000余人次,团队冻疮发病率由最高时的30%下降到现在的不足5%。为此,李军先后5次被各级评为优秀军官和优秀共产党员。

编辑:沈阳分社